中国电信博物馆-世界杯正规买球app

红色电信故事 | 志坚行苦 履践致远

时间:2022-01-24
来源:中国电信博物馆公众号           作者:
字体 :

1934年9月的一天,在红军无线电通信学校的一堂英文课上,教务主任沈毅力(1906年~1991年,江苏兴化人)在黑板上写了一个单词“english”,并对学员们说:“同志们,这个词的词义就是英文,读英格里识……”

大家看到这些不方不正、不圆不扁、曲里拐弯的字母觉得真稀奇。

课间,大个子李贻玉风趣地说:“好家伙,地雷、手榴弹、刺刀都摆出来了。”

大家纷纷问哪个是地雷,哪个是手榴弹?

李贻玉指着黑板上的q说,这家伙像地雷;指着b说,这家伙像手榴弹;f像刺刀。学员们捧腹大笑……

勤奋乐观攻克学习难题 

红军通信学校始于1931年举办的无线电培训班。随着红军队伍的日益壮大与缴获敌人电台数量的增加,训练班于1932年春转移到江西瑞金的坪山岗,并逐渐扩展成为中国工农红军通信学校。当时由刘光甫任校长,杨南史任政委。1933年起由曾三兼任政委,沈毅力任教务处主任。

学员们大多来自穷苦工农家庭、年龄为14岁到23岁的年轻人。他们文化水平不高,有的甚至连小学都未上过,但面对学习上的困难,学员们勇于挑战。

拍摄于中国电信博物馆一层

为强化记忆,学员们常把英文单词读音和常见事物联系起来。把message(电报)读成“墨水汁”,把if so(如果这样)读成“医务所”,copy(抄写)读成“考你”。从认英文字母到拼音,从拼音到记单词,从英译中到中译英,一个个难关学员们硬是攻下来了。

通信学校的课程繁重而紧张。学员们除了每天坚持学习11个小时(8小时专业课、早晨1小时早操、晚上2小时自习),还需要上政治课,由政委曾三为他们讲授红军的性质、任务及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等,明确学习的目的和肩上的责任。

教员们天天与学员学习、生活在一处,对所有学员给予毫无保留、耐心细致的帮助,学员们也以自身顽强的意志深深影响着教员。双方既是师生,又是战友。师生之间相互学习、共同进步的特征,构成了红军通信学校的别样师生情。

恶劣环境抵挡不住学习热情 

由于蒋介石对中央苏区进行经济封锁和军事“围剿”,通信学校的教学条件十分艰苦。

群众让出来的房子,东一间、西一间地住着教员和学生,大一点的房间作为教室。

没有课桌课椅,就借到什么用什么。课桌方面,少数是课桌、餐桌和条桌,更多的是几块石头架起一块木板;课椅方面,少数的是条椅,大多数是石头和蒲团。

没教材,教员们就把通报手续、勤务用语汇集起来,想一部分、写一部分、教一部分,并编写成讲义,油印出来,发给学员。没有纸张,就用当地产的毛边纸。

一支铅笔用到只剩下二三公分还舍不得扔掉,用两片竹片夹着铅笔头,用线绳拴牢继续使用。或者就学着外国人用竹片或鹅翎削尖了做钢笔,蘸墨水写字。若有人分到一个钢笔尖,就会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它,用完了便赶紧擦一擦,不让它生锈,用坏了以后还舍不得扔掉,磨一磨再用。

1934年10月红军长征后,通信学校的师生们跟着大部队离开了中央苏区——此时,师生们连教室都没有了。

即便如此,学员们也没有丝毫退缩,在行军宿营的空档,他们依旧努力练习着无线电收发报技术。有的学员使用蜂鸣器拍发电码;没有蜂鸣器的学员,就干脆用嘴模仿蜂鸣器的声响进行电码的拍发;其余学员练习电码的收听,他们将蜂鸣器或者模仿蜂鸣器发出的“嘀嗒”声音用树枝记在地上,进行编译解码训练。“嘀嘀嗒,嘀嘀嗒……”的声音,在营地上空回荡。

拍摄于中国电信博物馆一层

12月的一天,忽听有人喊:“周副主席来了!朱总司令来了!”

只见周恩来和朱德慢步走来,他们看见这些十几岁的“小鬼”、蜂鸣器和地上写着的阿拉伯数字,很感兴趣。

“这是干什么?”周副主席手指着地上划出的阿拉伯数字和蜂鸣器问道。

“我们是在想法子学习无线电技术。”学员们的回答引起周副主席停步蹲地观察。

这时,朱总司令和悦地看着战士们说道:“好哇!艰苦创业有这股子劲就好办,什么技术也能攻下来。”

周副主席对学员们亲切地夸奖并鼓励道:“党中央、中央军委和毛主席非常重视你们的学习,看到你们仅用半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学校的全部课程,首长们都非常高兴,希望你们再接再厉,做出更大成绩!”

优秀红色通信工作者的摇篮 

1935年,红军到达延安后,中央军委合并了红军通信学校与陕北苏区的无线电培训班,成立“中央军委无线电通信学校”(简称“延安通校”或“通校”),吴泽光任校长,曾三任政委,沈毅力任教务主任。学校成立时,首批招收的学员仅有4名,而训练班也仅有一部15瓦的电台和一个蜂鸣器。

1947年3月,军委通信局前往华北解放区,成立了通信学校。该校后改为张家口通讯兵工程学院;1958年夏迁至西安,成立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电讯工程学院,现发展为西安电子科技大学。

拍摄于中国电信博物馆一层

红军通信学校培养了我党我军一大批优秀红色电信工作者——“永不消逝的电波”里的主人公原型李白,让蒋介石、戴笠都为之震惊的“红色间谍”张露萍,还有黎东汉、曾庆良、钟夫翔、罗沛霖等一批优秀的情报和科技工作者,他们对党赤胆忠心、不怕困难、英勇斗争的事迹成为红色电信精神最好的诠释。

如今,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上,在昂首阔步行进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上,中国电信将继续坚定弘扬红色电信精神,切实履行建设网络强国和数字中国、维护国家网信安全的主力军职责,把企业发展置于党和国家事业的大局中,加快向科技型企业转型发展,为促进我国通信事业发展,推动各行各业数字化转型做出更大贡献。

原载于中国电信博物馆公众号2022年1月21日。

世界杯正规买球app排行的友情链接:
title
关注官方微信

中国电信博物馆 世界杯正规买球app的版权所有

返回顶部